那个象征自由的男人

李静谈话剧《大先生》:爱与自由的悖论

在她看来,贯穿这“三大伤心”的精神逻辑是“爱与自由的悖论”,爱是牺牲之爱,舍我之爱,它与自由注定是一对难以两全的矛盾。 在剧中,李静让象征权力的“持鞭...

界面新闻

正午| 一个叫吴宇清的男人决定去死

“不是,他跳楼了。” 之后,陆续有人在网络上悼念吴宇清,称他为“南京地下音乐教父”,同时他也是一名笔名外外的诗人。 吴宇清最后一个电话打给了新街口派出所的...

搜狐网